b8e899bad51dae30e38df168a56ec6de.jpg

────生も死も、浄も不浄も爱憎も、重なり重なり続けて几星霜。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就安心地〉

 

夏日的死海酸敗的莓果
檸檬茶中漂浮著的孤島
卡車輾過了○○的屍體
滋滋作響啊滋滋作響
一天過去了沒有人會想起
所以就安心地睡吧安心地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既沒有月亮,也看不見星星的夜晚。我做了一個與胎兒有關的夢。

  夢裡的我待在一個四周都是鮮紅色肉壁的地方,金屬製的機器在頭頂上方轟轟作響,將附著於肉壁上的胚胎一刀刀刮下。透過包覆胚胎的膜,可以清楚看見一個生物的輪廓,纖細不成形的手腳、與身型相較之下非常巨大的心臟以及血管。

  撲通撲通撲通────

  那生物的心臟跳動得飛快,簡直像是痙攣一般,又像是死前的掙扎。

  我眼睜睜看著刀片割下生物的頭顱,頓時鮮血四溢,濃厚的血腥味衝進鼻腔直達腦隨。我硬生生的嗆咳起來,閉上眼睛不再去看,一邊強忍住反胃的噁心感。突然向我迎來的是天旋地轉的暈眩,刺鼻的血腥味隨即轉成海水的氣息。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有些人會堅持自己是以「理性」的觀點來評論這款視覺小說,所以完全無法同情郁紀和沙耶,覺得他們的朋友很無辜、所有人類都很無辜,「只因為一個大腦出問題的青年和一個怪物,就要賠上全人類的未來」是一件十足諷刺的事。更精準地說,人們抱持的即是所謂「人類本位主義」,事實上真正以理性角度看待這部作品的方式不是這個樣子的。

 

如果看完這部作品後,會對人類的遭遇感到忿忿不平,因而對郁紀和沙耶兩人產生痛恨與不齒,那表示你根本沒有做好成為一個失敗者的心理準備。

 

chuui.gif此作品分類為R-18,含有性、血腥、暴力相關描寫且劇情沉重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得知朋友的前任愛人,給她寫了一封長信。她看著信,非常安靜的哭了。她當然沒有在我面前哭,只是她是這樣對我說的。

 

  說起來,我從來沒有過給前任寫信什麼的。

  因為是和平的分開,所以才能寫信。

 

  不和平的分開,大概就是像某個人融化在水裡那樣黏稠稠的,筋和骨頭都分不清楚了,就這樣融進自己的心裡,骨髓呀腦漿呀什麼的,整個人四分五裂了。單純連樣子和聲音都記不清了,只是在想起曾經有這麼一個人的時候,心裡會熱、會悶,簡直就像是那個人的碎片融進自己的身體裡,打算這樣跟著我一輩子。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說穿了我還是要恨你〉

 

捨不得讓你變成我恨的人

因為這樣,所以討厭

 

你不愛我沒有關係

但你為什麼不再恨我了

那樣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7 Tue 2017 16:43
  • 正常

 

  所以說在這個所有人都不正常的世界裡不正常才是正常的,但不正常的定義總是那些認為自己是正常的人指責別人不正常,並且以為這個世界是正常的,或者是知道正常與不正常的區別,認為自己是正常的,卻強行把自己拗成不正常的樣子,為了與這個不正常的世界相融合。

 

  不論如何,只要結果是融合了再一起步向死亡,那樣就是正常的。

 

  還是乖乖笑自己吧。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7 Tue 2017 16:38
  • 風化

 

〈風化〉

 

朽了壞了沒有了

大大的太陽照著你蒸發了

徐徐的微風輕拂著你碎了

 

如此風和日麗的下午

卻只剩下一具你的屍骨

 

但隔天你又活過來了

 

每遇見一次

我們就死一次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知道嗎?

  那個人在每個季節裡都留下了一些傷痕。

 

  有時候就是這樣,比如說幾年前跟誰分手的時候,正值夏天。幾年前跟誰吵架,最後還是分開了,正值冬天。失去了一個曾經擁有的生命,正值秋天。目睹那些人的背叛和承受冷漠,正值春天。

 

  於是,好像一年四季都要一直憑弔這些事情、這些回憶、這些人和那些我,還有一些清理不完的碎屑和海水。不斷不斷的輪迴反覆,每年過著差不多的日子,回想差不多的事情。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的施捨〉

 

你的痛苦是你的
你的勞力是世界的

 

為了痛苦 我想甜甜的死亡
為了勞力 世界綁你的活著

 

這就是世界施捨予你的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死掉的事說說就好了〉

 

如果想要嘗試缺氧
埋進枕中就好了

 

如果想要體驗溺水
沉入湖底就好了

 

如果想要捕捉黑暗
破壞燈塔就好了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二點半,在教室裏坐著看書的時候,突然一個女孩子打開教室門快步走了進來,隨意找了一個樑柱角落窩著,便開始抽泣起來。
 
  我上前遞了一張面紙給她,我想她應該需要這個。她收下了面紙,帶著早已哭紅了的鼻子和眼睛,勉強的勾起笑容跟我道謝。
 
  我突然想,她原本待著好好的,當我把面紙遞給她,她就還得花力氣應付我這個陌生人突如其來的多餘好意,或許我也不要太自作多情比較好吧。
 
  她很快就不再像方才那樣抽泣了。雖然吸鼻子的聲音還是斷斷續續的傳來。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大雨

 

今天開了班會。更精準的說,是系會。

在系會上見到了沉浸在與同學共事的喜悅當中的何樹,

也見到了連看也不看我一眼的阿岑。

聽說阿岑是班上的第三名,也拿到了書卷獎。

每個人,似乎都過得特別好、特別安穩。

該說是我的願望到頭來真的實現了嗎?

雖然一開始就不打算幫阿岑和芸芸祈禱什麼,更遑論小H。

自己的人生本來就要自己負責。

最原先的願望,本來就只是把何樹應有的自由和平靜還給他。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陰雨

 

心臟跳動不規律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

以前還不會這樣的我,現在也開始有心律不整的問題。

究竟為什麼才會這樣的呢?

 

今天,也依然沒有跟任何人說上任何話。

阿岑跟芸芸兩人依舊很要好,小H大概也正準備出國留學吧。

 

何樹跟以往一樣,跟班上一群也習慣翹課的人在一起,

閒來無事就把系學會辦公室當成自己家一般,

窩在裡面跟同學一起滑手機、聊天,或是睡覺。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7 Wed 2017 23:56
  • 孽生

  說起來,那究竟是屬於誰的故事呢?

  雖然都說是誰的故事,但那位誰真的就是誰嗎?

 

  說起來,似乎是有這麼一個人的。幾年前在一個鄰近首都的鄉間出世,就算說是鄰近首都,從家鄉到首都車站卻得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跟從隔壁市鎮搭火車所須的時間相同。

 

  那是一個很龐大,卻也很渺小的家庭,稱之為親戚的人很多,可以被稱作家人的人卻很少。父親家裡重男輕女,誕下的孩子雖然同時是父母雙方家裡的第一個第三代孩子,但也只是徒有長孫女、長外孫女的頭銜,責任確實最大,但論利益,總是排在最後的。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中午松岡究竟說了些什麼,老實說我沒有辦法完全記住,我甚至連人物之間的關係都弄不清楚,唯一印象明晰的是伊世透曾經抹黑過別人這件事。畢竟實在很難想像她那樣的人竟然也曾經做過這種事,我當下震驚得無以復加。光是知道她曾經出席過班上同學舉辦的餐會這件事就已經足夠讓我吃驚了。
  抹黑、設計、陷害。明明只是個學生,甚至還未成年,仍然需要靠著父母給的零用錢過活,卻已經懂得如何殘害別人,用盡各種手段維持住自己的利益,該說這就是生物的本能嗎?
  在學校,想設計陷害一個人是十足容易的事,從國中到現在,不少學生包括我在內應該都看過了各種大大小小的霸凌場面,所以起初當我發現身邊朋友都在攻擊伊世透的時候,我以為伊世透只是個被霸凌者,而佐北見高中也跟我以前待過的那些學校一樣,每天都有層出不窮的霸凌事件在學校的各個角落發生。
  霸凌這件事再正常不過了。
  只是我沒有想到,原來我的朋友們只是以牙還牙。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我也依然期待著死亡的到來。
  這是在我擔任值日生的某日放學,正當我在清理垃圾時,從垃圾桶中掉出的一張紙條上所寫的話。字跡秀麗,看起來像是女孩子寫的字,如此清秀的字,卻寫著可怕的內容,讓我感覺到了強烈的違和感,就像是一個人用著平靜的口吻說出這樣的話一般,毫無任何情緒波動。
  紙條用的是學校作業本上的紙,還看得出藍黑色的橫線平行分割出一條一條的格行,與其說是紙條,其實更像是某個人從作業本的一角撕下後胡亂揉成一團丟進回收桶中的。
  能夠用像是在寫作業一樣的字跡平穩的寫下這句話的人,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呢?不,應該是說,在我們班上有這樣的學生嗎?
  我努力避開寫字的人是伊世透的可能性。
  拿著這張紙條陷入了沉思時,我提著垃圾桶的另一隻手微微的傾向一側,卡在垃圾桶底部的另一張筆記紙隨之掉了出來。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知道在海邊遇到的女孩子就是同班同學「Tooru」之後,我對她的事情是越來越好奇,也越來越感到恐懼了。
  前幾天陸續目睹了立花和小林對「Tooru」這個名字的反應,吃驚她們的反應之餘也同時對「透」這個人感到害怕。對立花和小林而言,「Tooru」這個名字就好像詛咒的枷鎖一般,將她們與某種不可告人的過去牢牢綁在一起。
  我想,也許立花、小林和那位「Tooru」三個人可能曾經是好友吧?
  女生朋友之間都會互相分享彼此的秘密,而從立花那種對透厭惡至極的態度以及小林那彷彿曾受到傷害的模樣看來,我推測「Tooru」可能曾經將小林的秘密透露給第三者,第三者於是到處散播小林的秘密使小林受到傷害,立花也因為這件事忿忿不平,三人關係從此惡化。
  從目前得到的資訊推斷起來,只有可能是這樣了。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我轉入佐北見高中已經過了一個星期,老姊也因為家裡搬到距離學校更近的地方,在來往家裡與大學之間變得非常便利,只要搭乘一班電車,下車後向右轉走五分鐘左右就到大學了。雖然不用轉車讓她很高興,只是她終究沒能住進學校宿舍不免讓她感到有些落寞。

  佐北見高中建在平地上,四周又有山脈,所以明明現在還是一月,竟然也不怎麼冷,不像我之前待過的高中位於海邊,撲面而來的海風既溼又寒,凍得人直發抖。

  這一個星期,我在二年五班的生活過得還算不錯,已經認識的同學對我都十分和善,老師們也都很溫柔,如果我在課業或生活上有任何問題,班長山田智代梨和班導道重老師都非常樂意幫我解惑,這幾天我就去問了他們幾個關於學校考試與轉學生流程的問題。

  至於立花三世子,她在開學典禮上因為我與山崎和也抱怨了她的事而冷落我,甚至在中午的吃飯時間跟小林茉由一起故意坐在我前方的座位,對我的言行大加嘲諷。坐在我隔壁的山崎和也告訴我立花就是那樣的個性,並且勸我凡事順著她就好,別輕易跟她起衝突,否則很難收拾。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能回想起來。

  我相信自己不會想起來的。

  如今的我已經到了一個新的環境,準備展開新的人生,我不能再因為他的事情而被絆住。不論什麼時候重來都可以,他想要重生幾次都可以,因為不論他重生幾次,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再次把他殺死,用我的雙手親自把他再度殺死,還可以每一次都讓他換一種死法。

  過去的一切就該留在過去。

  過去的木下森已經不存在了,那道光也已經不在。

  幾年來,我一直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久而久之我也就真的放下了過去,我將過去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就算想起來也不覺得是多嚴重的事了,能夠做到這樣的我一定是痊癒了。

  當我發現我不需要吃藥也能活下去時,我簡直雀躍得不能自己。

  我終於是一個正常人了,就跟班上的同學們一樣。

文章標籤

森宮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